仙境幻想(填坑......)

    炙热的阳光烘烤着黄沙,在流氓和盗贼聚集的城市:边陲都市—梦罗克城外,有一栋风格华丽的别墅。大块的石镂建筑以及幽雅的花园,很难想象在这荒芜的沙漠中存在着这样一座建筑。还是在充满犯罪的梦罗克城外的如此华丽的建筑,可见别墅的主人并不简单。
    在别墅的花园一角,一个身穿黑色紧身服和银灰色细甲的银发男子在树间的吊床上休憩,炙热的阳光经过树叶的过滤温和地撒在他身上,银灰色的细甲反射着点点磷光。
    一只鸽子闯进了别墅的上空,吊床微微晃动了一下,男子依然保持着休憩的姿势。不过下一秒鸽子已被一把细短剑贯穿,呈自由落体式地掉向到别墅的露台。“小心,有东西向你飞来了。”男子轻喊了一声,伸手拿起吊床边小桌上的高脚酒杯,把杯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哎呀!”听到意料中的声音男子轻叹一口气,把酒杯放回桌面。 在他身边的爱丽斯女仆随即给他的空杯子重新注满。然后走到连接花园和屋子的小路尽头的门边,轻轻地把门打开。随后伴随着一阵响亮有力的碰撞声和物体跌倒、滚动的声音以及物品被碰倒的声音后,一名身穿红色神官服饰的女孩从刚打开的门里滚了出来,还被门槛绊了一下跌倒在地。男子无奈地看着爱丽斯扶起那女孩,为她拍净衣服上的尘土后,轻声道:“可以了小爱,去把屋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吧。”
    爱丽斯点了一下头,便转身走进屋子。女孩兴冲冲地跑到男子面前,兴高采烈地说:“是普隆德拉的信,羽枫殿下...哎呀..”没等她说完,男子一手刀敲到女孩的头上,半责备半怜惜的语气说:“每天你要在屋里跌倒多少回你才满足啊!一脸天然的白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神官的…没撞到吧?”“没事没事~这次在下来之前先加了‘霸邪之阵’。看,一点伤都没有~你真当我是白痴啊,跌倒是很痛的!!”女孩嘟着嘴反驳到。“‘霸邪之阵’是这么用的么…如果贝塔尔老神官听到你这段话肯定会从墓地跳出来狠狠地教导你…”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管女孩的忿忿不平,径自转移话题:“今晚有红烧乳鸽吃么?”
    “是王室的魔法信鸽拉。”女孩忿忿地摸着被敲痛的头“是羽枫殿下的召集书…咦?是召集书额。难道…”“又不是汇报的时月,肯定不会是找我去聚旧的吧。又是什么麻烦事嘛…”男子拿起桌面的酒杯把里面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不情愿地起身拉着女孩的手往屋里走。

    “小爱,准备些行李,我们要去趟普隆德拉。”“是的,焰辰少爷,缇娜小姐。”正在打扫的爱丽斯女仆回应道。

                                              第一章:传说的延续
    一阵白光闪耀,普隆德拉中央水池前出现了一男两女。
    “普隆德拉还是那么繁华。啊~蜂蜜草莓蛋糕!!”缇娜一到普隆德拉就像只被食物吸引的小猫似的兴奋地四处张望。焰辰无奈地看着这活力十足已经忘记到来目的的缇娜,只好吩咐小爱跟好缇娜,自己径自走向位于普隆德拉北面的皇城。
    “站住!!”就在焰辰准备踏上通往皇城的吊桥时,两个警卫喝止住他。“皇城禁止平民出入,你是什么人?”一名警卫态度傲慢地说到,另一名警卫打量了一下焰辰,警惕地说:“看你这打扮,像是十字刺客啊。你来这做什么!放下武器接受我们的调查!!”
    两个警卫警惕地以防守状态向焰辰逼近,因为他们知道,刺客是一个职业杀手,而位于刺客上层的十字刺客更是无声的死神。焰辰冷冷地笑了笑,把手收到腰后准备取出短剑…
    “哎呀呀,要是干掉他们两个的话可是要花很大力气善后的哦。而且还是在白天。不过现在的士卒也太没见识,居然敢向你发起挑衅。看来你也隐居了太久了~焰辰。”两名士兵向焰辰身后望去,一名身穿棕灰色魔导服,披着一件华丽的斗篷,牵着一头黑狐幽雅地走过来。

    “如果是3年前,他们没说到一半就已经找老俄喝茶了。”焰辰收回正准备拿出来的短剑。双手抱胸说到。
    “你们两个…不要太嚣张了!马上弃械跟我们接受调查!!”两个士兵有些怯,为了给自己壮胆他们向前踏出一步。
    “对我们动手的话,你们不是死得很惨就是被立刻撤职的噢~”女魔导士边说边随意地摸了一下别在斗篷上的羽翼状徽章,徽章上能看到些许的寒气。
    “那徽章…幻想之翼?!”
    “嘛,还是有点见识的嘛。看来我们的名号还是颇响的嘛,对不?银月死神,暗之羽-焰辰•赤格。”
    “银月死神!!”听到焰辰的名号,两个士兵不由同时向后退了两步,同时感觉到焰辰突然散发出来的杀气。两人看向那女孩,以及胸前的徽章,失声叫到:“冰…冰凌魔女,冰之羽-霜月•柏兰卡!!”

    王城通道里,一男一女并行着。“你还是那么讨厌那个称号啊…”霜月面带惧色地,试探式向焰辰说道。“你不也是嘛,冰凌魔女。”焰辰像是反击似的说出霜月的称号。想起门外的两个冰雕,霜月只能涨着脸默默地走。
    “缇娜呢?”像是要缓解气氛,又像是突然察觉到经常贴着焰辰的红色物体没出现,霜月问到。“应该在某家店吃着蜂蜜草莓烤饼吧。”“哈,还是老样啊她。没关系么放着那个路痴在外面?”“小爱在她身边应该没问题,一会去旅馆看看…”
    霜月一下子跑到焰辰面前,仔细端详着他的脸,之后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还是很关心缇娜的嘛。感情藏起来可不好哦~”边说边坏笑着。
    焰辰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迅速恢复刺客的冷竣道:“这次知道是什么事么?难道就我们3个人被召集来?”“当然不止咯~”一把稚嫩的声音在巴基力雷恩空中回荡。下一秒一个娇小的身躯出现在焰辰头后上方,落下并从后抱住焰辰。由于身材比例问题变得好象焰辰背着她似的。“焰辰哥哥~好久不见了。好想念你啊~”女孩娇声道。

    “如果不是你身上的凯诬仆你早就被分成两块了,下次不要这么玩…”“没事没事,我知道焰辰哥哥能察觉来者的身份的,嘻嘻。”女孩乖巧地抱着焰辰,似乎没有下来的意思。
    焰辰再次叹了口气,霜月笑笑道:“夕露还是那么活泼啊,不愧是焰辰三大贴身胶之一啊~”夕露狡谐地说:“羽枫哥哥不知道怎么样了,霜月阿姨有找羽枫哥哥么?”“阿姨..!!臭小鬼给我站住!!”看着两人打闹,焰辰无语地走到他们的目的地前:巴基力雷恩中央碉楼。
    “守卫少了很多嘛,看来行政预算又减少了.”在进入巴基力雷恩中央碉楼的时候似乎没有受到阻挠,站岗的门卫似乎已经得到消息似的向他们行个礼就让开了.一路上虽然也会看到卫兵,但只是想他们行礼,并没多说什么.
    “应该说这的侍卫比外边的有见识么?没再烦人盘查了…”霜月边玩弄手中的短杖边说到,她的黑狐交给门卫照料了,而她手中拿的缺不是使用惯的羽翼之杖,而是一根类似魔术表演的短棍.”应该是防身用的小杖吧”焰辰心想.因为强力魔法都需要法杖来凝聚魔力,而小型的魔法则不用,因此作出了此判断.
    “应该是因为能进入这里的都不是一般的人吧,那些小弟多少还是会看人的.”夕露活力十足地走在最前面,好象是领路人似的,只是每到路口都要焰辰告诉她走那边就是了…
    到达城堡中庭的时候,一位学者打扮的少年向他们鞠了个躬,”请问是焰辰殿下,霜月殿下和夕露殿下么?””嘛~这位小弟还真有眼光的嘛~没错,我们就是…”夕露很得意地说着,可是说到一半就被焰辰拉到身后.同时霜月也夹紧手中的短杖.
    因为她和焰辰都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魔力.而且不像是不经意间散发的,更像示威似的显露自己的力量.正当霜月打算先发制人的时候,焰辰伸手制止了.警惕的表情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瞬,便恢复了冷竣的表情.他端详了一下那少年,年纪比自己小2,3岁左右.一副少年得志的样子.那身装扮是适合战斗和运动的简装。一点也不像法师的行头.
    “是的,我们就是羽枫所要接见的人,请领路.”焰辰毕竟也是王族,他拿出王族的姿态,同时散发着强大杀气,两者结合使得少年的魔力压强被完全驱散,甚至还有被返压的迹象.对于这个对本国国王直呼其名的人.少年拼命维持镇定,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一把娇稚的声音喊到:”星,你还没把客人带上来么?”.
    中庭旁边的楼梯走下来一名少女,一身蓝白色圣职者打扮.却不是熟知的神官的装扮.
    少女马上感觉到气氛的不对,瞪了那个被称为星的少年一眼,脸带歉意地对焰辰他们行了个礼道:”真是抱歉,让各位见笑了.”面对少年的不甘和少女的致歉,焰辰收起了杀气.少女轻声说道:”请随我来.”便拉着少年走在前面.焰辰他们也保持距离地跟着走上楼去.
    “还真是强势的神官呢~”夕露感叹到.”她不是神官.”焰辰轻声道.心想:这次的事情并不简单嘛…

—•—•—•—•—•—•—•—•—•—•—•—•—•—•—•—•—•—•—•—•—

    被带到后庭后,少女示意在原地等候,同时警告少年不要乱来之后,便进入房间通报去了.焰辰环视了一下后庭,除了被称呼作星的少年外,还有一名身穿板甲的男子坐在候见的沙发上,背向着他们,沙发后面还蹲着一条龙.少年目送少女离去后,瞪了他们一眼便走到那男子低声交谈开了.
    “喂,焰辰,是你的仇家么?还是你杀了的某个人的孩子现在长大了来找你报仇啊??”霜月偷偷地轻声说到.”他才比我少多少岁,小姐..应该是挑战者吧,我们消隐这么久了,也不出奇吧.毕竟当时带有那么大名气…” ”都被传得超越神的存在了,还是名气大的程度么?”夕露不满地开口道.”好了,不要找事,到那边等吧,快点把事情搞完离开这鬼地方吧..”说罢便走向一旁的沙发.
    “啊啊,焰辰在担心缇娜!呵呵.””才不是呢!!”霜月打趣地跟在焰辰身后走向了沙发.夕露望了少年那边一眼,不服气地正眼转身,突然发现少年看向他们,露出让人生气的轻蔑表情.
    “真让人火大的家伙,看我教训一下你.”夕露偷偷地向少年施放了艾斯诬,少年的身体突然变小了.正当夕露暗暗偷笑时,男子猛地转过头盯着夕露,下一瞬间长矛握手,向夕露发起了攻势.
    “啊!”长矛以极高的速度重重地落在夕露的位置,但尘土散去后只有因强大撞击留下的坑,却不见了夕露.
    “虽然她个子小,不过对她用连续刺击可不会有连击效果哦.”蹬了男子身后的墙一脚后,在空中以优美的弧线落到大坑后面平地上的焰辰,怀里抱着死死捉住他胸甲的夕露.
    “都叫你不要惹事,就是不听话.”焰辰放下夕露并把她推到身后,打量了一下那男子,是个比自己大1,2岁的男子,一身板甲和武器看出应该是骑士.便道:”即使是她不对在先,你的下手也太重了吧.这位骑士先生.”
    “哼,传说中强大的幻想之翼就这么怕事么,真是可笑.”听了他的口气更加确定他是名骑士,焰辰正打算说什么,男子身后的少年总算待过了魔法时效,跳出来大喊到:”竟然敢偷袭我,看我给点颜色你瞧瞧.”话未说完便向夕露扔出了三个火球.
    烘烘烘,三个火球没招呼到夕露身上,而是被一面冰墙给档下了.”哎呀呀,现在的魔法师真没礼貌,见到前辈就这么打招呼啊.看来要叫克拉奇好好教教礼仪知识咯.”霜月甩甩手中的短杖,轻笑道.
    “正好,等我们领教下传说到底有多厉害!”男子大吼一声,转动长矛向焰辰发动突击,而少年则把目标锁定在霜月上.
    “真是的.”焰辰摸了一下头,向后丢了句照顾好自己之后,纵身一跃避开了男子的突刺.其实焰辰也想试探一下他们的实力,看一下这两个职业不明的人的能力和技能.
    焰辰一直回避,他发现那男子比骑士和骑士领主更具攻击性,而且攻击上似乎还带有魔法性质.正当焰辰打算引对方使出更多技能时,突然觉得霜月那边似乎有什么不对.
    魔法师的较量只能以灾难来形容.场面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魔法飞来飞去,比放烟花还要好看.只是万一哪个魔法师近视眼或者一时激动手一抖把魔法放偏了.那旁边观战的只能怪自己人品不好了…
    但现在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真的很不正常.焰辰调整位置瞄了一下霜月,只见他像被什么束缚着似的,不能移动.少年正慢慢地靠近她.焰辰把心神收回到对付男子的战斗中,因为他知道霜月能解决.
    “唉呀呀,还以为幻想之翼有多厉害,这样就被我的白色囚笼给困住了,真没戏.就说你们这些超魔导士是敌不过我的拉.啊哈哈.”少年张狂地笑着,当少年距离霜月还有5步距离时,霜月抬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你老师没教过你么,女人是最不能掉以轻心的,也是被被轻易靠近的.””那靠近又会怎样?”少年嘻皮笑脸地道.
    “就会…变冰雕噢.”就在少年发笑之时,霜月低声暗诵了几句,笑到:”好好冷静一下吧.””什…?””霜冻之术!!”霜月五步范围内温度骤降,瞬间凝结出一片冰晶.少年还来不及反应便变成一座冰雕.
    “星!!”男子看向少年一边.”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男子一回神把枪重力一甩.
    铮地一声,长矛飞出几米开外,男子的武器被弹开,而他的喉咙已经被一利刃抵住,瞬间出现在焰辰手中的刺杀拳刃只差一丝距离便刺破男子的喉咙.
    “你的伙伴还真有耐性,看了那么久也不帮忙.”焰辰后脚一踢,一颗石子飞向男子原本坐着的沙发的暗影处.嗽地一声,一个纤细的身影闪了出来,接住了石子.

—•—•—•—•—•—•—•—•—•—•—•—•—•—•—•—•—•—•—•—•— 

    啪啪啪,”隐居了那么旧身手没退步嘛,焰辰.”大门打开,一名身穿白金铠甲的男子边拍掌边走出来,那男子的身上散发着王者的气势.身后跟着两名女生,其中一个见到门外情况时,给出了一个生气的表情.
    “啊!星,你又乱来了!还有曦哥哥你怎么也和他一起胡来,影哥哥也不阻止,真是的!!”少女跺着脚生气到.
   “焰辰,你应该知道皇城内禁止打斗吧,即使是拥有特权的幻想之翼也不例外噢.”另外一名少女对焰辰道.
   “我知道,铃月.不过如果召集令是想看下我的技艺有没有生疏的话,我可不担保皇城的安全.羽枫殿下”收回兵器的焰辰瞟了身穿白金铠甲的男子一眼,在殿下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你还是老样子嘛.总之先进来吧,要把场地弄干净哦,铃月,拜托了.”说完转身便步入房间里.”羽枫哥哥,这次又是什么好玩的行动啊?”夕露小跑着追到羽枫身边.完全看不出刚经理过生死一瞬的感觉.
    ”是的,殿下.”在焰辰经过铃月面前时,铃月偷偷地看了焰辰一眼.
    “铃月姐,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霜月一脸歉意地说道.”没事,你们没事就好.地元素领域!”铃月摸了摸霜月的头,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完成清理工作之后,与霜月手牵手进入房间.
    “居然能看到第一智者的笑容,真实三生有幸啊!”在少女的痊愈术下重获自由的星看到铃月的笑脸后花痴道.”走吧,不要失礼了再.”被称做曦的男子说了一声,带着三人(少女,星,影)也进入了房间.
    “这次的任务是调查梦罗克的消息,这是这次的任务书.另外由于任务的危险性,所以我决定让个工会派出最优秀的人员过来加入幻想之翼.这是卢恩骑士团,圣彼利卡教堂,吉芬魔法协会和逆十字工会派来的.卢恩骑士—曦臣,见习主教—露菲亚,术士—星臣, 十字切割者—影武.都是各工会中3阶职业里面顶级的人物.”铃月吧任务书递给焰辰,并向他们介绍了另外4人的身份.
    “那我们要怎么称呼他们呢?”星臣不甘心地说道.”哦,我都忘了.幻想之翼的成员名单一直是机密,所以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那我来介绍好了.”铃月走到焰辰他们前面,介绍到:”国家首席系魂师,魂之羽—夕露•卡路法;国立魔法研究所高级会员,冰之羽—霜月•柏兰卡;还有就是现任会长,逆十字工会的暗之羽--焰辰•赤格和他的…疑?缇娜呢?”铃月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要找她么?”焰辰默诵了几句咒语,身边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光圈,下一瞬间一个身穿红色神官服,口中正咬着蜂蜜草莓烤饼的少女出现在里面.
    “疑?啊!焰你干嘛,我的草莓芝士蛋糕要上的拉!!你干嘛这个时候用‘想念你’!!”少女生气地摇着焰辰.”小爱会帮你打包的了,我说你多少注意一下场合好不…”焰辰一头黑线地把文件塞给缇娜.
    “疑?啊啊!羽枫殿下,你好..失礼了..”缇娜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环境,尴尬地吐了吐舌头.
    “呵,缇娜你也没变嘛,还是那么喜欢撒焰辰娇.”羽枫笑了笑,示意铃月继续.
    “咳,这位就是圣彼利卡教堂神官--圣之羽缇娜.””啊,你就是缇娜学姐!被誉为奇迹的天才的缇娜学姐!! 圣彼利卡教堂三大神官之一,大陆上唯一能使用圣天使封印的神官缇娜学姐!!!” 露菲亚的星星眼光亮十足地望着缇娜,好象想扑上去抱住似的.
    “额...好象是有那称呼的说.”缇娜似乎被吓到,抱着文件躲到焰辰背后.”是无敌路痴悟性低下纯天然大笨蛋吧…”焰辰低声说到, 缇娜仿佛听到似地嘟红着脸:”你才是笨蛋!焰辰是大笨蛋!!”
    “国立魔法协会…不是吧…”星臣绝望地低下头.”焰辰…工会里唯一任务完成率100%的NO.1刺客…”在对方对自己的身份暗中评价时,焰辰问到:”梦罗克..有什么事么?”羽枫看了一下众人,道:”曦臣,你们先退下吧.”曦臣行了个礼,带着花痴中的露菲亚,绝望中的星臣和影武退出了房间.
    “铃月.””是的”铃月走到众人面前,一抬手,4本魔书围绕着她漂浮着,魔书中渗透出来的文字漂浮在空中形成一段文字.
    “依美乐之书和智慧石碑都共同预言,远古的梦罗克魔王将会复活,到时不单梦罗克会变成一片死城, 米德加尔特大陆也会被黑暗所覆盖.修法兹共和国也会受到牵连.””所以就征召幻想之翼重新集合?果然不是好事.”焰辰哼了一下,不屑道.
    “幻想之翼的成立就是为了解决预言的大灾难.你是明白这点的,焰辰.”羽枫走下皇座来到众人面前.”如果事态严重,我也会加入战斗,毕竟我也是第一任会长,也是这个国家的领导者.””殿下!!”
    “不要说的好象你很重要似的不过如果要你出战不就说明我的能力不足了.””那你就好好展示你的能力吧.”焰辰和羽枫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那任务接完了,我们走咯.””你们不在皇城休息啊?”铃月想要留焰辰在皇城休息.”我可不习惯这气氛,有事来老地方找我吧.”焰辰头也不回,丢下一句话径直走出房间,缇娜向羽枫和铃月行了个礼,便追上了焰辰.
    “还是没变呢,那性格.”铃月轻声道,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转身对霜月和夕露说:”那我带你们去休息房间吧,羽枫殿下,告退了.””羽枫哥再见!!”众人行了个礼之后,退出了房间.
    诺大的房间剩下羽枫一人,他望着天花板:”冒险又要再次开始了么..”




********************************************************************
补:人物简介
幻想之翼:
羽枫•卢比:卢恩骑士领主,卢恩三世的私生子,现任卢恩国王。幻想之翼第一任团长,称号光之羽。精通剑系和枪系技能。作为骑士时凭借出众的战斗和指挥能力被幻想之翼收录成为SEED培养。自尊心强,思维组织能力出众。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在出任幻想之翼团长的时候带领幻想之翼缔造出西多奇迹。也使得幻想之翼被称为奇迹之羽。正室无子嫡的卢恩三世在驾崩前把国家托付给枫,这才揭开他的身世之迷。体内拥有被神之使者所赐予的光之力量。天敌(对手)是焰辰。

焰辰•赤格:十字刺客。现任幻想之翼团长,称号暗之羽。边陲之城梦罗克王室长子。因爱好自由而把继承权让给弟弟。自己在梦罗克开了一间地下酒馆。在刺客时期以刺客工会NO.1的实力被推荐进入幻想之翼SEED。与羽枫在那时结识并相互以对方为竞争目标。在羽枫即位后担任幻想之翼团长。性格乐天散漫,喜爱自由,易情绪化但战斗时能十分冷静。一直喜欢顶撞羽枫。喜欢缇娜却不愿表现出来,但当缇娜遇到危险时会奋不顾身地去保护缇娜。体内拥有从黑暗之王那继承得来的暗之力量。

缇娜:神官。幻想之翼SEED成员,称号圣之羽。普隆德拉圣彼利卡大教堂三大高级神官之一。性格善良,开朗迷糊。与焰辰同住在梦罗克,帮焰辰料理酒馆和日常生活。喜欢着焰辰并表现出来,喜欢粘在焰辰身边,因迷糊经常被焰辰说教。被贝塔尔老神官收养的孩子,姓氏不详。以拥有使用圣天使封印的资格能力被推荐进入幻想之翼。担任幻想之翼的支援辅助支柱。

霜月•柏兰卡:超魔导士。幻想之翼SEED成员,称号冰之羽。擅长使用水系风系魔法。国立魔法研究所高级会员,二阶魔导士,实力在工会中排行第二,能使用冰系最高级魔法霜冻之术。与姐姐铃月有着深厚的感情。性格冲动,缺乏水系法师的冷静的一面,感情起伏大,使得她的魔法能力能克服性格与属性的差别。暗恋着羽枫。

铃月•柏兰卡:智者,幻想之翼现任副团长,智之羽。因父母离异被父亲带修法兹共和国,后在修法兹最高学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开始从事对依美乐之书的维护修复工作。能同时操纵5本魔书。在幻想之翼成立后被派往卢恩,负责传达依美乐之书所预示的灾难并协助幻想之翼处理那些灾难。性格冷静,不爱与人交谈,喜欢读书。进入幻想之翼后只有在和妹妹霜月在一起时才会表现出女孩子般的性格。经常把责任都压在自己身上,不愿让其他人帮她分担。在一次行动中被焰辰所救,之后便对焰辰萌发了特殊的感情。

夕露•卡路法:国家首席系魂师,幻想之翼成员,魂之羽。拥有与灵魂对话,借用灵力的能力。通过特殊的契约方式可以把古代强大的各个职业圣灵短时间附入人体,借此增强被附魂者的战斗力。焰辰同母异父的妹妹。性格活泼可爱,爱耍小聪明。对焰辰来说是个小恶魔般的存在。

光臣之羽:
曦臣•雷欧:三阶职业卢恩骑士,星臣的哥哥。在骑士队中因战力突出被赐予“臣”字号后改名为曦臣。使用重型长矛的龙骑士,为人果断敢为,只服从实力比自己强的人。爱好与强大的对手战斗,典型战斗狂。十分重视弟弟。

星臣•雷欧:三阶职业术士,曦臣的弟弟。与哥哥一起被赐予“臣”字号。魔法工会新培育的魔力操纵者。天赋极高,实力不弱,只是经验不足加上早年成材过分轻挑。轻视术士以下的魔法人员。

露菲亚•贝塔尔:三阶职业主教(见习期),为人正直乐观,作为4人小队的一员经常起到监督的作用,生气起来十分强势。贝塔尔老神官的养女。一直崇拜着缇娜并以其为努力的目标。不过对缇娜的过度狂热似乎对缇娜带来不少困扰。

影武•奇洛:三阶职业十字切割者,暗杀技术高强,对毒药的使用更加纯熟,并且拥有更强大的技能。性格沉着冷静,有大局观。在焰辰后工会任务完成率唯一达到95%以上的刺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总算有D也交代下......

初作,意见意见吧,有也就喷吧,我有心理准备了- -

最好体晒先喷,一次过喷晒我好一次过讨论- -

具体原因:本人狠懒......-TL

No title

神抽- -所以补上人物介绍......
以上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雾怜·冰岚·赤辰·菲尔克斯

Author:雾怜·冰岚·赤辰·菲尔克斯
人唔吐嘈好易崩坏脑残加疯癫噶≡ ≡


◆RO仙境傳說同人漫畫志[T.M.D]◆


回憶的風色,風色的回憶


‖职业‖
主职 :普隆德拉第七骑士队骑士领主(月薪 5000W Zero)
副职 :梦罗克逆十字工会NO.1十字刺客(按刺杀目标收取费用)
兼职 :普隆德拉圣彼利卡教堂高级神官(月薪 1000W Zero)
业余 :斐扬美食猎人工会精湛神射手(月薪 3000W Zero)
隐藏 :魔法之都吉芬封印守护超魔导士(月薪 -1E Zero)
(倒贴维护费- -||||)

‖裝配‖
頭上  +9 狂怒之巨大山羊头盔(暗●骑士领主赛依连卡片)
頭中 惡耳
頭下 红色面罩
身 +9 昏黑的恐惧长袍(UB卡)
披肩 +9 诧异的恐惧斗篷(EB卡)
武器 +10 像大镰刀的消灭之过分情欲的爆炸的刺杀拳刃
(大8,巴基力,元灵,龟将军卡)
+10 重要关头的暴风雪的陨石光的伊克西翁之翼
(死骑,冰暴,血腥卡)
+10 四倍灵巧的魔杖
鞋 +9 保护的恐惧战靴(古埃及王卡片)
裝飾品 雷神腰带*2

秘宝:+10 纳户特基格的寒冰剑;+10 纳户特基格的火焰剑;火焰精灵王戒指;共鸣戒指
坐骑:迪塔勒泰晤勒斯
=========================================
ACG新人!喜欢幻想的人类...算是吧- -

属性:长发控,娇蛮控,恋声控,伪LOLI控,弱气控,料理控~

双向属性N重人格,完美继承巨蟹属性.

特级懒人......

幻想达人+美食狂人+气味狩猎师

不幸属性追加,对他人感情敏锐对个人感情天然追加......

宗旨:想的比做的容易=。=

目标:追求传说中的料理!!!(哪个传说...额...)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